斑马这种车企与互联网公司深度绑定的“全家桶”解决方案-泰州新闻夜班车
点击关闭

用户车载-斑马这种车企与互联网公司深度绑定的“全家桶”解决方案

  • 时间:

阿尔茨海默病日

決定車聯網開放程度的關鍵因素,就不再是車企,而變成了互聯網公司。國內BAT之間相對封閉的格局,「全家桶」背後人為製造的競爭壁壘,成為互聯網汽車未來發展的最大制約。

其次,斑馬的上汽背景,則在相當程度上阻礙着業務的快速拓展。這讓競爭優勢本已不明顯的斑馬,錯過了短暫的先發優勢。實際上,2017年斑馬拓展了東風PSA與福特兩家車企,到了2018年,一整年都沒有任何進展。

可惜,作為一種封閉體系下的產物,斑馬的開放始終有個邊界。這場由車企主導的車聯網開放,和斑馬們所談的開放,已不在一個層面。

距離斑馬網絡戰略重組消息發佈已過去一周。如果稍加了解便會發現,無論是股比變化還是YUNOS的整體注入,都是斑馬自誕生以來的「里程碑」式事件,對斑馬而言至關重要。

這並不是只屬於斑馬的悲哀。

在某種程度上說,車聯網2.0時代就是對1.0時代斑馬模式的追捧與強化。百度、騰訊紛紛開始構建自己的「全家桶」式生態解決方案,希望通過旗下服務生態打包上車,在新的領域開疆拓土。

最後,在車聯網2.0時代,車企有了更多合作夥伴選擇,不再選擇All in,而是把雞蛋放在不同籃子里,這也讓斑馬已經確定的企業合作,雷聲大雨點小,在市場上逐漸沒了聲量。

在中國車聯網的1.0時代,斑馬可以說代表了最先進的車聯網理念。

英雄遲暮,最大的悲哀,不是力不從心,而是逐漸被人遺忘。這是曾經的車聯網領域明星企業——斑馬網絡正在經歷的事。

然而,無論是媒體還是行業,對此事的報道都「惜字如金」。顯然,斑馬對於車聯網的發展,已不再舉足輕重。從行業標杆到被邊緣化,斑馬用了4年。以斑馬為鏡,可知中國車聯網。

開放,成為車聯網3.0時代的關鍵詞。越來越多車企認識到,面對用戶需求的多樣化、個性化,任何一家互聯網公司提供的「全家桶」都無法帶來極致的車載服務,只有集結各個領域的最強戰隊,才能帶來最好的服務體驗。

合資模式下,上汽與阿里雙方孤注一擲式的全力投入,造就了斑馬的輝煌。而同樣是合資模式,讓斑馬在面對競爭對手來勢洶洶時無法充分發揮優勢,並作出快速反應。

在這樣的背景下,斑馬,以及斑馬所代表的互聯網公司「全家桶」方案的沒落,已是一種必然。

實力較強的車企開始行動起來,自建系統,自組戰隊。吉利GKUI吉客操作系統的發佈成了互聯網公司的集體亮相;長城GTO系統,建立起「行業最強朋友圈」。

在車企主導的互聯網生態里,車企能夠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用戶賬號體系,更好掌握用戶行為數據,把握大數據時代的核心競爭力。

但對用戶而言,只要百度的語音、小米的車家互聯、騰訊的車載娛樂和微信、高德的地圖導航得以出現在同一輛車裡,不必再享受一部分優質車載服務的同時,忍受另一些不太好用的,車企的做法,就有了充分的理由,名正而言順。

其實,斑馬始終在求變,無論是一年前宣布引入外部資本,到開放九大能力,再到此次戰略重組,斑馬都在追求更大的自主權和施展空間,並展示出一種更加開放的姿態。

那,是斑馬的高光時刻。斑馬的成功,讓整個行業重燃對於車聯網的熱情,畢竟大家親眼見證了蛋糕真實存在,「互聯網汽車」真的能夠從概念轉化為用戶購買,帶來實實在在的銷量。車聯網的2.0時代,就此揭開大幕。

這時,合資的身份,讓斑馬開始變得尷尬。

首先,斑馬的身份決定了,斑馬並不屬於阿里,因此也無法得到阿里集團的排他性的資源。

2016年,首款互聯網汽車榮威RX5上市,上汽集團(600104)董事長陳虹和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同台。RX5上市一年銷量突破20萬輛的成績,更讓斑馬模式成為全行業的研究和學習對象。幾乎所有車企,都希望效仿斑馬的模式,複製榮威RX5的成功。上汽更是All in互聯網汽車,把AliOS推廣到旗下全部車型上。

彼時,廠家和互聯網公司各自為戰,廠家按照供應商思維定義產品功能,由類似博泰這樣的TSP負責實現,用戶需求的缺位,使得幾千塊的中控大屏,敵不過幾塊錢的手機支架。

在那個前裝車聯網普遍「不能用」的年代,斑馬這種車企與互聯網公司深度綁定的「全家桶」解決方案,充分考慮用戶使用場景和需求,同時與車輛本身深度融合,帶來更多獨特的功能和服務體驗。即使放在現在,「導航即桌面」背後體現的對車載服務場景化和個性化的理解,仍然並不過時。

而看一下那時的互聯網公司,百度還在一心一意向谷歌致敬,在無人車的終極理想大踏步前進,只是推出了Carlife這個投屏方案來滿足消費者的現實需求;騰訊則在後裝領域小打小鬧,和車上的OBD接口較勁,左一個「路寶」右一個「天眼」,在車聯網的邊緣領域徘徊。

於是,我們看到,當百度的語音交互方案、騰訊的音樂和微信成為在與車企談判的重要籌碼,斑馬的核心優勢——地圖導航,則可以被輕鬆繞過。車企可以直接和阿里旗下高德地圖合作,而不必接受斑馬的整套方案。

全家桶模式,本質上是互聯網公司的排他合作方案。對於車企而言,選擇了其中一家,就意味着放棄另外兩家。因此,車企變得更加謹慎,像上汽那樣All in所有車型的情況已不再出現,更多的是每次投入幾款車型做小範圍試水。

今日关键词:杨振宁终身成就奖